那年

记得,安禄山还没有吃降压药的那年皇帝兼了编辑的职务蜻蜓点起满腹文章的涟漪蜜蜂在前面甜蜜地飞那年的稿费从帽子的两边长出翅膀颤颤而且透明那年,皇帝家屋后花园里的花开得真好馋得许多人垂涎馋得许多人扇动两臂扇出许多黄狨狨的唐诗来那年,家家无事马嵬坡还没有走进
标签: 那年 孟庆德
作者:孟庆德 日期:2019-07-23 人气:124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