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说……_刘半农诗选_哑巴文字网 

别再说……

     别再说多厉害的太阳了,
     只看那行人稀少的大街上,
     偶然来了一辆马车,
     车轮的边上,马蹄的角上,
     都爆裂出无数的火花!
     啊,咖啡馆外的凉棚,
     一个个的多整齐啊!
     可是我想到了红海边头,沙漠游民的篷帐,
     我想到了印度人的小屋,
     我想到了我灵魂的坟墓:
     我亲爱的祖国!
     别再说自然界多严峻了,
     只看那净蓝的天,
     始终是默默的,
     始终不给我们一丝的风,
     始终不给我们一片的云!
     独行踽踽的我,
     要透气是透不转,
     只能挺着忍着,
     忍着那不尽的悲哀,
     化做了腹中一阵阵的热痛,
     化做了一身身的黄汗。

     啊!不良的天时,不良的消息,
     你逼我想到了“红笑”中的血花!
     我微弱的灵魂,
     怎担当得起这人间的耻辱啊!

   (后序)
   去年五月二十四的大热,已将巴黎三十年来的记录打破。今年七月六日,又将这记录打破。恰巧这天,我北大同学为着国际共管中国铁路的不祥消息,开第一次讨论会,我就把这首记我个人情感的诗,纪念这一次的会。
   我要附带说一句话:爱国虽不是个好名词,但若是只用之于防御方面,就断然不是一桩罪恶。
   我还要说:我不能相信不抵抗主义。
   蜗牛是最弱的东西了,上帝还给它一个壳,两个触角,这为什么?鼠疫杀人,我们防御了;疯狗杀人,我们将它打死了;为什么人要杀人,我们要说不抵抗!
   为着爱国二字被侵略者闹坏了,就连防御也不说;为着不抵抗主义可以做成一篇很好的神话,就说世界中也应如此。这若不是大智,可便是大愚!
   我只要做个不智不愚的人,我不能盲从。我就是这么说!

   1923,巴黎


凡未标注“哑巴文字”的图片和文章均收集由网友搜集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严禁用于商业传播。版权归原作者,如涉及您的版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1个工作日内删除。本站是公益网站,意在传播优质文章。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