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与盐_刘半农诗选_哑巴文字网 

面包与盐

  记得五年前在北京时,有位王先生向我说:北京穷人吃饭,只两子儿面,一錋子盐,半子儿大葱就满够了。这是句很轻薄的话,我听过了也就忘去了。昨天在拉丁区的一条小街上,看见一个很小的饭馆,名字叫作“面包与盐”(Lepainetlesel),我不觉大为感动,以为世界上没有更好的饭馆名称了。晚上睡不着,渐渐的从这饭馆名称上联想到了从前王先生说的话,便用京话诌成了一首诗。

     老哥今天吃的什么饭? 
     吓!还不是老样子!── 
     两子儿的面, 
     一个錋子的盐, 
     搁上半喇子儿的大葱。 
     这就很好啦! 
     咱们是彼此彼此, 
     咱们是老哥儿们, 
     咱们是好弟兄。 
     咱们要的是这们一点儿, 
     咱们少不了的可也是这们一点儿。 
     咱们做,咱们吃。 
     咱们做的是活。 
     谁不做,谁甭活。 
     咱们吃的咱们做, 
     咱们做的咱们吃。 
     对! 
     一个人养一个人, 
     谁也养的活。 
     反正咱们少不了的只是那们一点儿; 
     咱们不要抢吃人家的, 
     可是人家也不该抢吃咱们的。 
     对! 
     谁耍抢,谁该揍! 
     揍死一个不算事, 
     揍死两个当狗死! 
     对!对!对! 
     揍死一个不算事, 
     揍死两个当狗死, 
     咱们就是这们做, 
     咱们就是这们活。 
     做!做!做! 
     活!活!活! 
     咱们要的只是那们一点儿, 
     咱们少不了的只是那们一点儿,── 
     两子儿的面, 
     一个錋子的盐, 
     可别忘了半喇子儿的大葱!

     1924,巴黎


凡未标注“哑巴文字”的图片和文章均收集由网友搜集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严禁用于商业传播。版权归原作者,如涉及您的版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1个工作日内删除。本站是公益网站,意在传播优质文章。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