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辑_郑愁予诗选_哑巴文字网 

雪山辑

雪山庄 雪山辑之一

万尺的高墙 筑成别世的露台
落叶以体温 苔化了入土的榱梁
乔木停停 间植的庄稼白如秋云
那即是秋云 女校书般瓢逸地抚过
群山慵慵悄悄

夜寒如星子冷漠的语言
说出远年震栗的感觉
对于濡湿的四肢
篝火像考古的老人
一如我们的疲惫 被意义之神审讯
其不知虚无也成化石 在我们这一纪
在雪埋的热带 我们的心也是星子
在冷漠的相对中留存

而傍着天地 乔木于小立中苍老
惟圆月以初生赤裸的无忌
在女校书的裙边邀幸
看来……若一只宠物
一副 被时间宠坏了的样子

附记;壬寅中元夜雨后露宿雪山庄废迹,此诗遂
蕴焉,而成篇编入雪山辑则于是岁秋末。
雪山,台消次高山也,西语Sylvin山也,
海拔三九三三米突,日人筑木舍于峰下,
今已圯没。

浪子麻沁 雪山辑之二

雪溶后 花香流过司介栏溪的森林
沿着长长的狭谷 成团的白云壅着
猎人结伴攀向司马达克去
采菇者领着赤足的妇女
在高寒的赛兰酒 起一丛篝火

修好所有的篱 结新的筏
起得早早的小姑娘 在水边洗日头
少年的泰耶鲁唱出冬藏的歌
而却不见了 那着人议论的
那浪子麻沁

他去年当兵 今年自城 来
眼中便闪着落漠的神色
孤独 不上教堂 常在森林中徜徉
当果树剪枝的时候
他在露草中睡觉
偶尔 在部落中赊酒 向族人寒暗
向姑娘们瞅两眼

三月的司介栏溪,已有涉渡的人
雪溶后柔软的泥土 召来第一批远方的登山客
浪子麻沁 该做向导了
该去磨亮他尺长的蕃刀了
该去挽盘他苎麻的绳索了
该听见麻沁踏在石板上的
匀称的脚步声了

而猎人自多雾的司马达克归来
采菇者已乘微雨打好了槽
少年和姑娘们一齐摇着头
哪儿有麻沁 那浪子麻沁
“哪儿去了那浪子麻沁!”
面对着文明的登山人
全个部落都摇起头颅

全个部落都摇起头颅
无人识得攀顶雪峰的独径
除非浪子麻沁
除非浪子麻沁
无人能了解神的性情
亦无人能了解麻沁他自己
有的说 他又同城 当兵去了
有的说 雪溶以前他就独登了雪峰
是否 春来流过森林的溪水日日夜夜
溶雪也溶了他
他那 他那着人议论的灵魂


标签: 雪山辑郑愁予
凡未标注“哑巴文字”的图片和文章均收集由网友搜集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严禁用于商业传播。版权归原作者,如涉及您的版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1个工作日内删除。本站是公益网站,意在传播优质文章。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