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云_郑愁予诗选_哑巴文字网 

燕云

燕云之一

沙埋的太古 就在城外
当破天的荒风将旱沙扬起
原始的混沌就迎门立着
而翻飞的小螺贝
在北京人的足下舒展万年的困
竟把海忆成了如一闪花的开谢

(注)北平郊区传为古代海湾,
田野间犹见贝壳

燕云之二

云沉于丹墀
华表的蟠龙卧影于斯时
大风停息了
月乃升自重楼氤氲的黄昏
于是万家的飞檐#着树
浮满整个的城池了

(注)自白塔鸟览

燕云之三

依然是那一列城堞
将久年的灰
石印在蓝天的这一边
而蓝天的那边
远山欲溶的雪有些泫然

(注)西山霁雪

燕云之四

戌魂仍游憩于“三口”么?
狼烟的花早就开不成朵了
无定河不再走下她的床
朽了千年的城垣被火车锯着
春来,学生们就爱敲敲打打
居庸关那些大大方方的砖……

(注) “三囗” :古北口、喜烽口、居庸关之南囗,无定河即永定河

燕云之五

画眉唱遍酒楼
历史在单弦上跳
采声多的地方便挤满了栏外人
而烟袋招牌已老在斜街上
那些年 宫闱的景致是眉笔画的
昼眉哟 唱遍了酒楼

(注)那拉氏时代

燕云之六

丹枫自醉 雏菊自睡
秋色一庭如兰舟静泊看
谁要沿着环廊款步来去
谁便有了明月的闹意──
一片又一片地把云推过江心

(注)四合房宅第

燕云之七

高墙的胡同 深锁着七家的后庭
谁是扫落叶的闲人
而七家都有着:重重的院落
是风 把云絮牵过藏书的楼角
每个黄昏 它走出无人的长巷

(注)夏令,黄昏后即无风

燕云之八

林间有重霭 有拟不出的
那声声的木铎来自何处
只见 僧人焚叶如焚梦
投在红莲的花座内
那一页页的经书……是已黄了的

(注)焚叶

燕云之九

──燕有巫妇.左袖东风, 右袖西方

此巫妇满头的珠翠如琼岛
左袖东风 三海乃舞起花又褶的裙裾
写妙室的半壁自呈石绿
草苔肆意地题画于扇子亭
而早餐时 承露盘会举起新谪的星星

(注)荫岛春琼

燕云之十

──燕有巫妇,春住围城,永居妙峰

此巫妇满襟的采绣如西山
右袖西风 八大处乃卧遍泥醉的亭台
而石路在栖霞的谷中没于流泉
向上会寂寞 穿过碧云的寺宇
一畦紫菊疏朗的……被称为狮子座

(注)西山红叶


标签: 燕云郑愁予
凡未标注“哑巴文字”的图片和文章均收集由网友搜集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严禁用于商业传播。版权归原作者,如涉及您的版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1个工作日内删除。本站是公益网站,意在传播优质文章。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