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柳岬归省_郑愁予诗选_哑巴文字网 

野柳岬归省

又是云焚日葬过了 这儿
近乡总是情怯的
而草履已自解 长发也已散就
啊 水酒漾漾的月下
大风动着北海岸
渔火或星的闪处
参差着诸神与我的龛席

浪子未老还家 豪情为归渡流断
飞直的长发 留入鼓鼓的大风
翻使如幕的北海倒卷
啊 水酒漾漾的月下
苍茫自腋下升起 这时份
多么多么地思饮
待捧只圆月那种巨樽
在诸神……我的弟兄间传递

浪子天涯归省
诸神为弟 我便自塑为兄
(兄弟!儿欲养而亲何在!)
当扑腾的柳花湿面 家酿已封唇
啊 月色漾漾的酒下
凡微醺之貌总是孪生

后记:我写过野柳的诗,
这一首才是几经窜改的
定品。野柳岬处于北海岸(观音迄三貂角
一带),对我确有原始家乡的感觉,尤其
那些立石有神的情操和兄弟般的面貌。十
余年来,我爱挤在他们中间,一面饮酒,
常常不能自己……


凡未标注“哑巴文字”的图片和文章均收集由网友搜集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严禁用于商业传播。版权归原作者,如涉及您的版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1个工作日内删除。本站是公益网站,意在传播优质文章。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