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的先知_郑愁予诗选_哑巴文字网 

裸的先知

与一艘邮轮同裸于热带的海湾
那钢铁动物的好看的肌肤
被春天刺了些绿色的纹身
我记得,而我什么都没穿
(连纹身都没有)
如果不是一些凤凰木的阴影
我会被长羽毛的海鸟羞死

我那时,正是个被掷的水手
因我割了所有旅人的影子用以酿酒
(那些伪盖着下肢的过客
为了留下满世的子女?)
啊,当春来,饮着那
饮着那酒的我的裸体便美成一支红珊瑚


凡未标注“哑巴文字”的图片和文章均收集由网友搜集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严禁用于商业传播。版权归原作者,如涉及您的版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1个工作日内删除。本站是公益网站,意在传播优质文章。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