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女奴_郑愁予诗选_哑巴文字网 

窗外的女奴

方窗

这小小的一方夜空,宝一样蓝的,
有看东方光泽的,使我成为波斯人了。
当缀作我底冠饰之前,曾为那些女奴拭过,
遂教我有了埋起它的意念。

只要阖拢我底睫毛,它便被埋起了。
它会是墓宫中蓝幽幽的甬道,
我便携着女奴们,一步一个吻地走出来。

圆窗

这小小的一环晴空,是浇了磁的,
盘子似的老是盛看那么一块云。
独餐的爱好,已是少年时的事了。
哎!我却盼望着夜晚来;
夜晚来,空杯便有酒,盘子中出现的那些……
那些不爱走动的女奴们总是痴肥的。

*字窗

我是面南的神,裸着的臂用纱样的黑夜缠绕。
于是,垂在腕上的星星是我的女奴。
神的女奴,是有名字的。
取一个,忘一个,有时会呼错。
有时,把她们揽在窗的四肢内,
让她们转,风车样地去说争风的话。


凡未标注“哑巴文字”的图片和文章均收集由网友搜集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严禁用于商业传播。版权归原作者,如涉及您的版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1个工作日内删除。本站是公益网站,意在传播优质文章。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