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塞组曲_郑愁予诗选_哑巴文字网 

边塞组曲

残堡 边塞组曲之一

戍守的人已归了,留下
边地的残堡
看得出,十九世纪的草原啊
如今,是沙丘一片……

怔忡而空旷的箭眼
挂过号角的铁钉
被黄昏和望归的靴子磨平的
戍楼的石垛啊
一切都老了
一切都抹上风沙的锈

百年前英雄系马的地方
百年前壮士磨剑的地方
这儿我黯然地卸了鞍
历史的锁啊没有钥匙
我的行囊也没有剑
要一个铿锵的梦吧
趁月色,我传下悲戚的“将军令”
自琴弦……

野店 边塞组曲之二

是谁传下这诗人的行业
黄昏裹挂起一盏灯

啊,来了
有命运垂在颈间的骆驼
有寂寞含在眼裹的旅客
是谁挂起的这盏灯啊
旷野上,一个朦胧的家
微笑看……
有松火低歌的地方啊
有烧酒羊肉的地方啊
有人交换着流浪的方向……

牧羊女 边塞组曲之三

“那有姑娘不戎花
那有少年不驰马
姑娘戴花等出嫁
少年驰马访亲家

那有花儿不残凋
那有马儿不过桥
残凋的花儿呀随地葬
过桥的马儿呀不回头……”
当你唱起我这支歌的时候
我底心懒了
我底马累了
那时
黄昏已重了
酒囊已尽了……

黄昏的来客 边塞组曲之四

是谁向这边驰来了呢
这里有直立的炊姻
和睡意朦胧的驼铃

你也许是来自沙原的孤客
多情而爽朗的
边城的孩子
你也许带看被放逐的忧愤
摔着鞭子似的双眉
然而,你有轻轻的哨音啊
轻轻地
撩起沉重的黄昏
让我点起灯来吧
像守更的雁

小河 边塞组曲之五

收留过败阵的将军底泪的
收留过迷途的商旅底泪的
收留过远谪的贬官底泪的
收留过脱逃的戍卒底泪的
小河啊,我今来了
而我,无泪地躺在你底身侧

沙原的风推不动你
你沉重而酸恻的叹息
月下,一道铁色的筋
使心灰的大地更懒了

我自人生来,要走回人生去
你自遥远来,要走回遥远去
随地编理我们拾来的歌儿
我们底歌呀,也遗落在每片土地……


凡未标注“哑巴文字”的图片和文章均收集由网友搜集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严禁用于商业传播。版权归原作者,如涉及您的版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1个工作日内删除。本站是公益网站,意在传播优质文章。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