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图》经典电影台词_电影台词_哑巴文字网 

《云图》经典电影台词

《云图》经典电影台词(图1)

昨天,我的人生朝一个方向前进;而今天却朝着另一个方向。昨天,我相信我不可能做的事;今天,我却做了。

那些经常改造时间和空间的力量,那些能够决定和改变我们设想好的命运的力量,在我们诞生前很久就已经起作用了,而且会在我们死亡后继续起作用。

我们的生命和我们的选择就像量子轨迹,只有理解了这一刻才能知道下一刻。

在每一个交叉点上,每一次遭遇,都蕴涵了一个新的或潜在的方向。

我们的生命不是我们自己的,从子宫到坟墓,我们与其他人紧紧相连,每一桩恶行,每一项善举,都会决定我们未来的重生

所有的界限都是常规,等待着被超越。一个人能够超越任何常规,只要这个人能首先想到这么做。在这样的时刻,我能够感觉到你的心跳,清晰的就像感觉到我自己的。我知道分离是一种幻觉。我的生命远远超越了我自己的极限

信仰,和恐惧或爱情一样,必须通过努力才能理解,就像我们理解相对论和测不准原理,就像理解那些决定我们生命进程的各种现象。

为什么越是需要语言的时候,语言越是会从我们嘴边溜走,如果我的语言没有溜走,我能阻止将会发生的可怕事情吗

一个人的命运会逆转的如此之快,如此之彻底,这难道不是奇迹吗?

只有通过别人的眼睛,才能真正地了解自己。

我们的生命不是我们自己的,从子宫到坟墓,我们和其他人紧紧相连。无论前世今生,每一桩恶行,每一项善举,都会决定我们未来的重生。

Belief, like fear or love, is a force that determines the course of our lives. 
信仰,就像恐惧和爱一样,是一种决定我们人生走向的力量。

为什么越是需要语言的时候,语言越会是从我们嘴边溜走。

昨天,我的人生朝一个方向前进;而今天却朝着另一个方向。昨天,我相信我不可能做的事;今天,我却做了。

也许那一刻我第一眼看见你,也是命运。

噪声和声音之间的界限是常规,所有的界限都是常规,等待着被超越。一个人可以超越任何常规,只要这个人能首先想到要这么做。在这样的时刻,我能够感觉到你的心跳,清晰的就好像能感受到自己的,我知道分离是一种幻觉。我的生命远远超越了我自己的极限。

那些经常改造时间和空间的力量,那些能够决定和改变我们设想好的命运的力量,在我们诞生前很久就起作用了,而且能够在我们死亡后继续起作用,我们的生命和我们的选择,就像量子轨迹,只有理解了这一刻,才能理解下一刻。在每一个交叉点上,每一次遭遇,都蕴含了一个新的或者潜在的方向。

我相信死亡只是一扇门,关了一扇门,另一扇打开了。如果要我想象天堂的样子,那就是一扇门打开了,在门后面我会发现他就在那里等我。

权利,时间,地心引力,爱情。真正强大的力量都是看不见的。

恐惧、信仰、爱。这些都决定着我们的人生走向。每件罪行、每件善举,都造就了我们的未来。

我喜欢万圣节,每年一次,人们都戴上面具,不只是我,人们认为假扮魔鬼很有意思,我却花了一生来假扮我不是魔鬼。

我看了太多世界,所以我当不好奴隶。

在这样的时刻,我能够感觉到你的心跳,清晰得就像感觉到我自己的,我知道分离是一种幻觉,我的生命远远超出了我自己的极限。我完成了,在极度的激动中完成了,观看了我最后的日出,享受了最后一根烟,觉得不可能有比这更完美的景致了。直到我看见你那顶破毡帽,说老实话,西科史密斯,那玩意儿使你看上去真滑稽,但是我相信我从没见过比那更美的东西了,我在那里鼓足勇气尽可能长久地望着你,我不相信我先看到你是一种侥幸。

我们所做的任何事情,在人类宏大的历史和空间的范围里,都是微不足道的。但正是这些不计其数的微小的善的信念,使得人性的种子即使在最险恶的环境中,仍能够得以保存,经过时空的洗礼,在未来的某个时间某个世界,放射出最耀眼的光辉。

Our lives are not our own. From womb to tomb, we are bound to others. Past and present. And by each crime and every kindness, we birth our future. 
我们的生命不是自己的,从出生到死亡,我们和其他人紧紧相连,无论前世与今生。每一桩恶行,每一项善举,都会孕育我们的未来。

如果没有众多的水滴,哪会有海洋呢?

真相只有一个,其他版本都不是真相。

这个世界有自己的秩序,倒行逆施的人没有好下场,这个运动注定失败,你加入他们,整个家族都会被孤立,你最好的下场,是被当做贱民,被袭击,被唾弃,更糟一点,会被私刑杀害,钉死在十字架上,这是为了什么,何苦,无论你怎么努力,也不过是沧海一粟。

“那样一天的希望比虱子还小啊。”“是啊,但是虱子可不容易被摆脱。”
在极度的激动中完成,让我想起我们在剑桥的最后一夜。 观看了我最后的日出,享受了最后一根香烟。觉得不可能有比这更完美的景致了,直到我看见你那顶破软毡帽。 说老实话,西克史密斯,那玩意儿使你看上去相当可笑,但是我相信我从没见过比那更美的东西了。 我在那里鼓足勇气,尽可能长久地望着你。 我不相信我先看到你是一种侥幸。 我相信有另一个世界在等着我们,西克史密斯,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我会在那里等着你。 我相信我们不会死去很久。 去科西嘉的星空下找我,正是在那里我们第一次相吻。 你永恒的 罗·弗。

我叔叔是个科学家,但是他坚信爱是真实的,爱是一种自然现象。他深信爱可以超越生死。

I'm the king of my own land 
尊容若现,必将君临天下! 

Facing tempests of dust, I'll fight until the end 
着衣金甲,战尽天地风雨般的肃杀 

Creatures of my dreams raise up and dance with me 
江河在握,与君歌舞荣享世间繁华 

Now and forever, I'm your king 
山河永固,四海臣服!

Travel far enough, you meet yourself. 
走得足够远,你就会遇上你自己。

现在我是消散于大气中的烟花,但至少我曾经是烟花。

我相信死亡只是一扇门,当它关闭时,另一扇就会打开,如果我想象不出天堂,我会想象那扇门打开后我会发现,他就在那里等我。

我绝不会向暴力犯罪屈服。

“你是逃跑的奴隶,我是律师,你怎么会想象我们可能成为朋友?” “看一眼就够了 。”

所谓的评论家就是读起书来一目十行、趾高气昂 却从不用心的人。—— 蒂莫西卡文迪什

克隆人是举在纯种人面前的镜子,照出他们的良心;他们厌恶看到的形象,所以他们责怪你举起了镜子。我掩饰着震惊问他,那纯种人什么时候会怪罪他们自己。梅菲回答:历史表明,只有当有人逼着他们的时候。”

每一桩恶行,每一次善举,都会决定未来的重生。

去科西嘉的星空下找我,正是在那里我们第一次相吻。

和平尽管是上帝所钟爱的,但它只有在你的邻居也有同样的想法时才能成为一种基本美德。

You can maintain power over people, as long as you give them something. Rob a man of everything and that man will no longer be in your power. 
只要你不吝施予,便能掌控他人。若将一个人的一切都剥夺,那他便不再受你控制。

“人们武断地说:‘自杀是懦弱的行为’。错得离谱,自杀需要极大的勇气。”

Watched my final sunrise,enjoyed the last cigarette.Didn't think the view could be anymore perfect,until I saw that beat-up trilby.I don't believe I've ever seen anything more beautiful.Watched you for as long as I dared.I don't believe it was a fluke that I saw you first。

我完成了,在极度的激动中完成了,观看了我最后的日出,享受了最后一根烟,觉得不可能有比这更完美的景致了。直到我看见你那顶破毡帽,说老实话,斯科史密斯,那玩意儿使你看上去真滑稽,但是我相信我从没见过比那更美的东西了,我在那里鼓足勇气尽可能长久地望着你,我不相信我先看到你是一种侥幸。

当我小的时候 
也曾整晚望着星空 
猜不透那颗最明亮的是你的眼眸 
经过多少跌跌撞撞 
懵懵懂懂人世的冷暖 
依然寒夜里孤单的守候 
你终于出现 
在最意想不到的时候 
怎么会穿过人海茫茫只记得你的温柔 
你教我如何面对世界 
舍得追求安静与宽容 
给我一个家活着的理由 
说好了无论有多苦多难这辈子一起走 
无论是梦想有多遥远 
有我的手总与你相牵 
说好了无论有多苦多难下辈子一起走 
无论这世界风云变幻 
无论这沧桑星移斗转 
我心永远 
副:多年后世上散落着我们的传说 
只是爱情的云图已没人看得懂

如果一个人要撒尿,却连一个尿盆都没有,教育,出身,才华又有什么用呢!
悬疑创作的第一原则:一条好的线索总是引向另一条线索

哪怕是今世再微小的恶举也会带来未来几世的恶报。

人人都有自己的真理。我偶尔会看到一个更真实的真理隐藏在自己不完美的假象中。但是如果我想要接近它,它却在转眼间钻去更深、布满荆棘的沼泽地。

不管怎样,我从篝火中得到了一段漂亮的经过句——用打击乐器演奏噼噼啪啪的声音,中音巴松管演奏木材,持续的长笛演奏火焰。刚刚把它誊写完。庄园里的空气又冷又湿,像刚洗过永远不会干的衣服。走廊深处传来一阵阵使劲敲门的声音。秋天正把柔和抛在身后,来到它容易发脾气而腐烂的时候,甚至不记得和夏天说过再见。

孤独的夜,婴儿嚎啕,寒风刺骨 
风中满是声音,是祖先向你吼叫,叙说着他们的故事 
所有的话语合成一个声音,有个声音不一样 
这个声音在那里低语,从黑暗处窥探 
那个满口毒牙的恶魔,正是老乔吉

读了半截的书就像进行到一半的恋情。

你明知这行动会失败你还参与?....有人已经相信了。

不是岁月而是态度,才能决定一个人是成为行尸走肉的一员还是得到拯救。

但是,如果什么都没留下,死亡岂不是冰冷得可怕?

我的主人们不愿听我的道歉,他们说伊娃应该向我道歉,她必须丢掉哥白尼之前的想法,觉得整个宇宙都围着她转。

我们生命的不朽性质在于我们语言和行为产生的后果。

当你漫不经心地进入别人的故事时,你会觉得很安全,隔岸观火,无足轻重,但是渐渐地,你在别人的故事里发现了有关自己的情节和线索是不是很诡异,人的所有都只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果然,在我最后一次打瞌睡的时候,她说:“战前德彪西曾经在西德海姆住过一段星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就睡在这张床上。”她的语调中的小三和音表明她和他当时在一起。

这只狡猾的母狐狸简直就是一个女版的我。

克隆人是举在纯种人面前的镜子,照出他们的良心; 

他们厌恶看到的形象,所以他们责怪你举起了镜子。

今天凌晨我用维维安埃尔斯的鲁格尔手枪,射穿我的上颚,真正的自杀有它的节奏,是一种训练有素的必然。人们贸然作出结论“自杀是懦弱的行为”,错的不能再错,自杀需要极大的勇气。我相信我们不会死去很久,去科西嘉的星空下找我,正是在那里我们第一次相吻。

任何旅程可能都会多多少少改变你。

我如痴如醉的完成了它,这把我勾回到我们在剑桥的最后一夜,欣赏最后一次日出,享受最后一根烟,我以为那是最完美的景象。直到我看到你那顶破呢帽,老实说,思科史密斯,虽然你戴着很滑稽,我却觉得那是世间最美的风景。我斗胆一直看着你,我觉得是上天安排,让我先看到你。

Our lives are not our own. From womb to tomb, we are bound to others. Past and present. And by each crime and every kindness, we birth our future.

我对他如此感激,恨不得跪下来舔他的靴子。

凡未标注“哑巴文字”的图片和文章均收集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严禁用于商业传播。版权归原作者,如涉及您的版权,请即使联系站长立即删除。本站是公益网站,意在传播优质文章。

随便看看